杜甫五古《枯楠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4-06-09 12:14    点击次数:67

杜甫五古《枯楠》读记

(小河西)

枯楠

楩楠枯峥嵘,乡党皆莫记。不知几百岁,惨惨无贸易。

上枝摩皇天,下根蟠厚地。巨围雷霆坼,万孔虫蚁萃。

冻雨落流胶,冲风夺佳气。白鹄遂不来,天鸡为愁想。

犹含栋梁具,无复霄汉志。良工古昔少,识者出涕泪。

种榆水中央,成长何容易。截承金露盘,褭褭不自畏。

此诗或作于上元二年(761)。南宋黄鹤觉得此诗为房琯而写。房琯是在至德二载(757)五月罢相,贬为太子少师。乾元元年(758)六月贬为邠州刺史。上元元年(760)出任晋州刺史,同庚八月改任汉州刺史。

楩楠枯峥嵘,乡党皆莫记。不知几百岁,惨惨无贸易。

上枝摩皇天,下根蟠厚地。巨围雷霆坼,万孔虫蚁萃。

楩(pián)楠:两种大树。《淮南子-皆俗训》:“伐楩楠豫章而剖梨之,或为棺椁,或为柱梁。”《钓竿行》(魏晋-曹丕):“登山而远眺,溪谷多扫数。楩楠千余尺,众草之盛茂。”《蜀都赋》(晋-左想):“楩楠幽蔼于谷底。松柏蓊(wěng)郁于山岭。”

峥嵘:高峻貌;孱羸貌。《西京赋》(汉-班固):“于是灵草冬荣,神木丛生,岩峻崷崪,金石峥嵘。”《侄安节远来夜坐》(宋-苏轼):“心衰面改瘦峥嵘,重逢惟应识旧声。”

乡党:家乡;同乡。(周制,一万二千五百家为乡,五百家为党。)《论语-乡党》:“孔子之于乡党,恂恂如也,似不行言者。”《后汉书-许劭传》:“劭与靖俱有高名,好共覈(hé)论乡党东说念主物。”《逸周书-官东说念主》:“君臣之间,不雅其忠惠;乡党之间,不雅其诚信。”

惨惨:忧愁貌;憔悴貌;漆黑貌。《正月》(诗经):“忧心惨惨,念国之为虐。”《北山》(诗经):“或不知叫号,或惨惨劬劳。”《登楼赋》(汉-王粲):“风荒漠而并兴兮,天惨惨而无色。”《发阆中》(杜甫):“江风萧萧云拂地,山木惨惨天欲雨。”

摩:迫近。《豫章行》(汉乐府):“上叶摩青云,下根通黄泉。”《芙蓉池作》(魏-曹丕):“卑枝拂羽盖,修条摩青天。”

皇天:青天,老天。《骢马》(唐-杨炯):“饱经世故但自卫,穷达任皇天。”《喜晴》(杜甫):“皇天久不雨,既雨晴亦佳。”

厚地:地面。《重赋》(唐-白居易):“厚地植桑麻,所要济生民。”

坼(chè):裂开。《说文》:“坼,裂也。”《李氏园林卧疾》(唐-孟浩然):“春雷百卉坼,寒食四邻清。”

萃(cuì):草丛生貌;现实径聚拢。《歌》(汉-张衡):“浩浩阳春发,杨柳何依依。百鸟自南归,翱翔萃我枝。”

草率:魁岸的楩楠叶黄枝枯,看上去没少许盼望。这树究竟是几百岁?相亲们都已不记。顶部的树枝迫近青天,下边的树根盘曲地面。广泛的树围曾被雷电劈裂,多数的孔洞虫麇汇聚。

冻雨落流胶,冲风夺佳气。白鹄遂不来,天鸡为愁想。

冻雨:涷雨。指暴雨。“冻”、“涷”,《说文》本为两字。暴雨义应作“涷”。因两字形义近,常以“冻”代“涷”。《九歌-大司命》(屈原):“令飘风兮前驱,使涷(dōng)雨兮洒尘。”

流胶:树中流出的胶液。《园庭》(北周-庾信):“古槐时变火,枯枫乍落胶。”《柏》(宋-苏轼):“时来拾流胶,未忍践落子。”

冲风:摇风。《九歌-河神》(屈原):“与女游兮九河,冲风起兮横波。”《出塞》(南北朝-刘峻):“绝漠冲风急,交河夜月明。”

佳气:好意思好的云气(祥瑞、欣喜的标识)。《白虎通-封禅》(汉-班固):“德至八方则祥风至,佳气时喜。”《明堂赋》(李白):“含佳气之青葱,吐祥烟之郁嵂。”

白鹄:《列仙传》:“萧史者,秦穆公时东说念主也,善吹箫,能致孔雀、白鹤于庭。”《飞来双白鹄》(南北朝-吴迈远):“愁然双白鹄,双双绝尘氛。”

天鸡:1、鸟名。指锦鸡。《尔雅-释鸟》:“翰,天鸡。”注:“翰鸡。赤羽。《逸周书》曰:'文翰若彩鸡,成王时蜀东说念主献之。’”《于南山往北山经湖中瞻眺》(南朝宋-谢灵运):“海鸥戏春岸,天鸡弄和风。”2、传奇中天上的鸡。《述异记》(梁-任昉):“东南有桃都山,上有大树,名曰'桃都’,枝相去三沉。上有天鸡,日初出,照此木,天鸡则鸣,世界鸡皆随之鸣。”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(李白):“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鸡。”

草率:暴雨中树中流出胶质,大风吹走了好意思好的云气。于是白鹄不再飞来,天鸡也为之愁想。

犹含栋梁具,无复霄汉志。良工古昔少,识者出涕泪。

种榆水中央,成长何容易。截承金露盘,褭褭不自畏。

具:工具;现实径才干。《新书-过秦论上》(汉-贾谊):“实战之具”。《答苏武书》(汉-李陵):“皆信命世之才,抱将相之具。”

良工:武艺闲雅之东说念主。《墨子-尚贤中》:“今王公大东说念主有一穿戴不行制也,必藉良工。”《尸子-分》:“良工之马易御也,圣王之民易治也。”

种榆:《皆民要术》卷7种榆:“五年之后,便可作椽。…斫(zhuó)后复生,不劳更种。所为一劳久逸。能种一顷,岁入千匹,唯须一东说念主看管,教导料理,既无牛犁种子东说念主工之费,不虑水旱风虫之灾。比之谷田,劳逸万倍。”

金露盘:承露盘。汉武帝迷信巨人,于建章宫筑神明台,立铜仙东说念主捧铜盘贯串甘雨,冀饮以延年。后魏明帝亦于芳林园置承露盘。《汉书-郊祀志上》:“后来又作柏梁、铜柱、承露仙东说念主掌之属矣。”“《三辅故事》:建章宫承露盘高二十丈,大七围,以铜为之,上有仙东说念主掌承露,和玉屑饮之。”

褭褭:摇曳貌。《白头吟》(汉乐府):“竹竿何褭褭,鱼尾何离𥱰。”《陌上桑》(梁-吴均):“褭褭陌上桑,荫陌复垂塘。”

草率:仍泄泄漏栋梁之姿,已莫得浩气凛然之志。自古以来良工很少,识材者看到一定纵横涕泪。在水中洲渚上种榆,成长是何等容易。承担魁岸的承露盘,看那摇曳的形势,我方却不感到怕惧。

诗意串述:此诗首4句写枯楠。魁岸的楠树已老,环球致使不知它有几百岁。看上去叶疏枝枯,“惨惨无贸易”。(房琯曾任宰相,够魁岸。履历也算老。阅历“峥嵘”。)接着8句细写枯楠。先写魁岸。上枝近天,下根盘地。接写碰到。曾被雷霆劈裂,也被虫蚁啄食。照旧狂风猛吹,也历暴雨浸礼。再写后果。白鹄因之不来,天鸡为之愁想。(房琯如实历经风雨。“雷霆”、“虫蚁”、“白鹄”、“天鸡”或皆有所指。)末8句作结。感触用舍失宜。枯楠为栋梁材,久未见用,已失却凌云志。识才者自古未几,真识者为之流涕。榆木是心虚之才,长起来倒是容易,却要承担魁岸的“金露盘”,看上去颤颤巍巍要倒的形势,它我方倒是少许也“不自畏”。(在杜甫心中房琯乃栋梁之材,到汉州当了个刺史。不少的“榆木”,却担起了国之重担。)总的来说,以枯楠喻房琯大致讲得通。杜甫心中之“榆”究竟指谁,只可瞎猜。

本站仅提供存储处事,扫数实质均由用户发布,如发现存害或侵权实质,请点击举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