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甫五律《喜雨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4-06-13 12:27    点击次数:125

杜甫五律《喜雨》读记

(小河西)

喜雨

南国旱无雨,今朝江出云。入空才漠漠,洒迥已纷繁。

巢燕高飞尽,林花润色分。晚来声链接,应得夜深闻。

此诗或作于宝应元年(762)夏初,时杜甫客居草堂。自上元二年(761)十月至宝应元年(762)二月,成都一带旱情严重。【《说旱》(杜甫):“今蜀自十月不雨,月旅建卯,非雩(yú)之时,奈亢旱何?”(建卯:建卯月。宝应元年二月。)】入夏后终于“朱夏云郁陶”(杜甫《大雨》),杜甫有感而作。

出云:《礼记-孔子昔日》:“天降时雨,山川出云。”

漠漠:烟云密布貌;迷濛貌。《侍筵西堂落日望乡》(皆-谢朓):“漠漠轻云晚,飒飒高树秋。”《幽渚云》(唐-丘为):“漠漠云在渚,无心去何从。”《滟滪》-杜甫):“江天漠漠鸟双去,风雨频频龙一吟。”

分:分明。《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》(杜甫):“醒酒微风入,听诗静夜分。”《晓望》(杜甫):“白帝更声尽,阳台曙色分。”

唐突:南边的蜀地亢旱无雨,今晨江上终于冒出阴云。阴云刚刚升起一派迷迷濛蒙,便从高远的天上飘洒纷繁。巢中燕子飞向无限的太空,林中花儿经细雨润湿脸色愈加分明。天色已晚雨声也没罢手,多但愿雨声夜深还能得闻。

诗意串述:自严武上元二年(761)底来成都后,杜甫神色甚好。严武先是邀杜入幕,杜甫以诗《奉酬严公寄题野亭之作》复兴,暗示我方咫尺是“幽栖真钓锦江鱼”,对入幕不敢有趣。其后严武登门邀请,杜甫又写《严中丞枉驾见过》、《严公仲夏枉驾草堂兼携酒馔》,暗示我方“扁舟不独如张翰,皂帽还应似管宁。”“看弄渔舟移日间,老农何有罄交欢”。杜甫在这个时段很享受草堂生涯。草堂生涯即原野生涯。亢旱逢雨,杜甫欢娱相配。此诗前二联写雨来之速。云“才漠漠”雨已“纷繁”。三联写雨景。燕子飞入太空,花儿愈加象征。(以景写喜。)末联写期待。但愿雨儿下到夜深下个够。

本站仅提供存储工作,整个本色均由用户发布,如发现存害或侵权本色,请点击举报。